欢迎访问黄冈市政协网站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史资料

我的高考

恢复高考40年

信息来源: 作者:贺亚先 时间:2017-09-30 浏览量:

   黄冈师范学校教授 贺亚先

  1977年,中央决定恢复高考,当时我已满30岁,为了能参加考试,我在填报招生表时,写自己出生于1948年元月,实际上已瞒了十几个月,我实际出生的年月是1946年5月。好在我属于“老三届”,因时间紧迫,招生部门对此没有深究,我顺利地取得了报考资格。

  我当时在黄冈县回龙山公社乌龙庵中学代课,是在回龙公社报名,参加考试的。考试地点在回龙公社高中(今李四光中学),考试证今存,见附图。

  当时考试分文理两大类,文科只考语文、数学、政治、史地四科,总分400分;理科考试语文、数学、政治、理化、外语。考试时间是1977年12月6日至8日。当时考远没有今天高考规范,考场外面只用石灰划了警戒线,担任警戒的也是回龙山高中的老师或职工。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师生同堂参考,参加考试的有许多是我教过的学生,有的学生几天前还听我讲高考辅导课,我的同桌就是我教过的一位学生,这也无形增加了我的思想压力,我若考不过他们,今后如何站在讲台上为他们讲课?好在考试中我发挥正常,我一共考了297分,这在当时已过国家重点高校分数线,录取的是武汉师范学院(今湖北大学)中文系。我报考的第一志愿就是武汉师范学院,当时对“老三届”录取是有限制的,比例不能超过录取总人数的15%,我能第一批录取,已算很幸运的了。

  这次考试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。

  我自幼爱读书,为了弄到书读,我放学后上山挖香付子(中药),卖的钱用来买小人书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之类,自己看过后,又用来与他人换书读。读完初中一年级,不幸被一条土地蛇咬伤,躺在床上几次死而复生,就在这种情况下,我躺在床上看了好几本书,其中印象最深的是《武则天四大奇案》《七剑十三侠》等。由于我好学,1963年我以优异成绩考上黄冈中学。

 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,取消高考,1968年12月27日,我作为回乡知识青年回到家乡黄冈县总路咀公社黄铺村柳树塆,成了一位农民。由于体力弱,我干农活体力就成了问题,手上的活如插秧割谷稍强一点,重体力活如扛水车、挑草头就不行。因此始终不能成为正劳动力。当时正劳力每天底分是10分,而我只有8分半,比女劳力稍高一点。又因为家里穷,弟兄又多,快30岁还找不上个媳妇。有一天晚上,生产队开社员大会,生产队长指着我说:“亚先这伢,值不倒10分,但要给他10分,不然就找不到媳妇,人家嫌他是个残疾。”他虽说是为我说话,我听后感觉委屈,似乎受了侮辱。

  因我爱读书,是读完了全部高中课程的66届黄高毕业生,平时说话文诌诌,爱引经据点,同时因近视,戴个眼睛,这也不合时宜,被一些人讽为“彻底的臭老九”,“放不下臭架子”,有人说我“读书搞(gáo)了脚,不中用”,这是黄冈方言。意为因读书脚发软,无力气。我父母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也沉不住气,时有怨言,尤其我父亲,狠铁不成钢,咬牙切齿对我说:“你这伢,你这伢,十几年的书白读了!”内心的悲伤,无法言述,也无处言述。

  大学毕业后,我分配到当时的黄冈地区教师进修学院任教,1995年教师进修学院并入黄冈师范专科学校。由于生活条件的逐步改善,年迈的父亲也随我到黄州居住。由于我爱读书,日夜写文章,并时有文章正式发表,父亲很高兴。他平时喜欢在书房外静静地看我读书写文章,并经常向我问一些历史上的问题,如“诸葛亮是大圣人,后期怎么犯了错误呀?”“武则天是不是自动把皇位让给儿子的呀?”等等。因我老家离黄州区近,时有家乡父老或亲戚来我家探望,父亲与他们聊天时,或在外面与人聊天时,他总面带笑容地对人说:“亚先这伢的书,没白读!”有时他会对人说:“我这个大儿(我弟兄四人,我老大),当年为了送他读书,家里每人每月四两食油也卖了,为他交学费,现在看,书没白读,读书有用。”